牟桓:行走在两种文化之间

 艺术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2 22:34

牟桓作为行走在两种文化间的艺术家,非但有深厚的中国艺术底蕴,又是德国乃至世界知名的新表现主义艺术大师伊门道夫的高足。在他的画作中,人物都没有面孔、没有五官、没有表情,只有简单的线条和颜色,却透露出中国绘画深厚的内功和张力,完全是一种东方式的含蓄而又强有力的表达。

在写实传统中学会表现

牟桓的艺术道路始于四川美院。川美虽然以扎实的写实主义绘画形式为传统,但在上世纪80年代却以伤痕美术和乡土绘画领衔西南美术。牟桓认为,前者是对文革的反思,是对文革以来文化、艺术长期形成的空洞、虚假模式的反叛;后者缘于西南地处多民族栖居的人文地理环境,艺术家逐渐把目光转向他们,去表现一种社会边缘的因而也更人性的生存状态。牟桓的毕业创作《超度》也体验了这一过程。

毕业创作前跟程丛林到凉山彝族地区体验生活,是我的第一次。我被眼前那个完全陌生的生命群体所震撼。那种神秘而本质的形象、宗教仪式的体态和服饰色彩,这些构成了我以彝族超度亡灵仪式为主题的毕业创作,以此来表现自我对生命的观感。他强调:如何主观地去表现,是我的毕业创作的一大收获。

加入西南艺术群体

随后的那批早期作品,被牟桓看做《超度》之后的延续。他说:只是更多了内心情感的关照。彝族人物的造型,是我借以表现人在虚构的封闭环境里的一种状态,以此呈现自我对生死和存在、恐惧和逃避的疑问和思考。

编辑:admin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